添册小说网> 好看的玄幻魔法小说>移动藏经阁(汉宝)免费全文阅读目录(完结)

移动藏经阁

作 者:汉宝

状 态:全本完结

类 型:玄幻魔法

字 数:42671202

文章编号: 3646

动 作:加入书架, 投推荐票, 直达底部

最后更新:2017-12-31 04:25:21

最新章节:第三千八百二十二章 派两个小家伙去

下 载:txt全集下载精校版完整版

白晨的脑袋里藏着一个藏经阁,藏经阁里收尽天下武学……

《移动藏经阁》汉宝之手精工细作后,变得更加的有看头,不论从情节上还是人物的塑造上或者是事件的布局上都无与伦比,令阅读者有一读到底的激情与澎湃。象这样的玄幻魔法的作品实属难得的上乘之作, 非常兴奋的告诉你此书已是全本完结咯 ...任何时候一定都要记得关注昂。添册小说网更新会很快哟 汉宝的原创好文,展现在您的面前的是又一强有力的作品: 移动藏经阁最新章节移动藏经阁无弹窗广告全文阅读连载、 移动藏经阁TXT电子书下载这么好的电子书阅读环境,这么多的阅读相关服务,您还等什么?

各位书友要是觉得《移动藏经阁》还不错的话请不要忘记向您QQ群和微博里的朋友推荐哦!

《移动藏经阁》最佳推荐:乡村小神医家有小妻 : 霸道总裁索爱成瘾元尊一念永恒飞剑问道凌霄之上惊悚乐园仕途天骄参天 好看的玄幻魔法小说排行榜推荐

《移动藏经阁》最新9章节列表倒序

最新章节及简介: 第三千八百二十二章 派两个小家伙去

晨驚訝的說道。 “魔修會本就是三元老組建的,如果三元老出事了,他們自然不在乎魔修會會怎么樣,對他們來說,他們自己才是魔修會的根本,如果他們自己真的出事了,魔修會也就沒有存在的必要了。” “既然如此,他們怎么還邀請那么多不相干的人同去?不怕找到好處被分走嗎?” “他們找的人雖然不少,可是全部都以三元老為尊,不管是實力還是地位上的,再者這些有資格參與到探索白骨墳的修士,無......


第三千八百二十二章 派两个小家伙去
第三千八百二十一章 府中的闲叙
第三千八百二十章 千面大盗的目的
第三千八百一十九章 算计
第三千八百一十八章 悲催的陈开衫
第三千八百一十七章 骗子?
第三千八百一十六章 持续不断的悬赏
第三千八百一十五章 留下左手中指
第三千八百一十四章 把脸上的肉留下

(已启用缓存,最新章节会延时显示,登录书架或F5刷新即可实时查看。)

最新章节精彩节选:

展开+
    预览1:
  • ...晨驚訝的說道。 “魔修會本就是三元老組建的,如果三元老出事了,他們自然不在乎魔修會會怎么樣,對他們來說,他們自己才是魔修會的根本,如果他們自己真的出事了,魔修會也就沒有存在的必要了。” “既然如此,他們怎么還邀請那么多不相干的人同去?不怕找到好處被分走嗎?” “他們找的人雖然不少,可是全部都以三元老為尊,不管是實力還是地位上的,再者這些有資格參與到探索白骨墳的修士,無......

    预览2:
  • ...,金鱗血和輝之草,白玉瓶可以轉化出金鱗血和輝之草,可是卻要用更為珍貴的東西轉化,而恰好千面大盜的手上有這兩味藥。” “哦?什么神丹?可有丹方?”白晨頓時來了興趣。 “你會煉丹?” “會,要不我們交流一下?” 荒道人也不含糊,直接拿出丹方遞給白晨。 “九天神丹,這名字你起的?什么作用?” “能夠讓我如今的修為翻一倍。” “嗤嗤……你的心倒是不小。......

    预览3:
  • ...難你,我走就是了。” 皓煙愣了一下,她沒想到,陳開衫居然這么痛快的離開。 可是,他來此到底是為了什么? 來這里藏身?別開玩笑了,這里又不是什么私密的地方,人來人往,根本就沒辦法藏身,更沒有陣法保護,根本就不可能藏的了。 更何況,自己更不可能幫助陳開衫。 思來想去,皓煙也沒想明白,陳開衫此行的目的是什么。 就為了在自己面前轉一圈? 今天的懸賞已經......

    预览4:
  • ... 他本就是有心試驗法寶的防御,不過這件法寶的防御力,的確是出乎他的意料。 居然連鬼先生的攻擊,都可以輕易的擋下。 鬼先生一直沒有顯露真身,可是卻也掩不住他心中的震驚。 陳開衫居然擋下了自己的一擊? 這怎么可能? 陳開衫也不過是結丹的小修士,連元嬰境界都沒到,居然擋下了自己一擊? 自己可是合道大修士,差距何止千倍。 當然了,鬼先生知道擋下他攻擊的不是陳開衫,而是陳開衫身上的法寶。 可是法寶也需要有人操控才行,所以鬼先生自然而然的認定,陳開衫過去一直在藏拙。 “鬼先生最好快點逃,不出片刻,怕是就有大量的修士過來了,也許城主府的人也會吸引過來,到時候鬼先生可就走不脫了。” “本座來去,不需要你來提醒。”鬼先生雖然言詞不屑,可是他已經感覺到有修士過來了。 確實,這里是白鹿城,整個白鹿城都布置了探查禁制。 這個禁制就像是一個全程監控一樣,誰人動手,在哪里動手,城主府的人一清二楚。 自己剛才動手,想必已經落入城主府的人眼中,所以這時候非走不可。 “哼,饒你一條狗命!”說罷,鬼先生已經離開陳開衫的落腳地。 “鬼先生,下次記得先想好,如何將在下救出白鹿城。” 陳開衫感覺鬼先生已經走遠,收起笑容,臉色卻略顯凝重。 得罪鬼先生,可不是什么好事。 鬼先生可是大當家的幕僚,也就是軍師。 雖說在大當家的眼里,不管是自己的修為還是鬼先生,都不堪入目,畢竟天人境之下和天人境之上,存在著巨大的鴻溝。 可是鬼先生卻深得大當家信任,哪怕自己能夠離開白鹿城,一旦被鬼先生盯上,怕是在千面的日子也就到頭了。 鬼先生要懲治自己,怕是連借口都不需要找。 唯一的機會就是祭煉碧波劍,如果自己能夠祭煉了碧波劍,那么自己就能夠參與到大當家的計劃中,到時候鬼先生也不能輕易的處置自己。 …… “先生,那個女人最近一段時間在白鹿城的行動,已經調查好了。”李元周回到白晨的面前復命。 “與我說說,她這些日子都做了什么。” “此女來白鹿城已有一個月有余,現在大會館落腳,一個月以來,她擺放過八個大修士,試圖說服對方追隨她。” “呵呵……”白晨笑了笑:“那可有成功的?” “八個拜訪過的大修士,沒有一個答應。”李元周說道:“不過她倒是集結了一批小修士,主要都是筑基和結丹修士。” “可打探到,那個女人到底要做什么了嗎?” “據說,她手上有一張密境藏寶圖,而且根據她透露出來的口風,這密境藏寶圖之中,藏有天大的秘密。”李元周看了眼白晨:“先生,可需要屬下去為您拿到藏寶圖?” 李元周雖然只是結丹修士,可是就因為在白晨府邸中辦事,現在倒是結交了不少人脈。 誰不知道如意坊的真正主人大有來頭,不說其他,單說每天發布一個懸賞,懸賞賞金又高昂,就不是普通修士能比。 更何況,城主府也跟著附和,又以如意坊為主,城主府為次,這來頭不可謂不大。 如果李元周對外傳一些話,比如說白晨想要得到所謂的藏寶圖,估計不少修士都會樂意效勞。 “不用,我對那份藏寶圖沒什么興趣。” “先生看不上那份藏寶圖?” “此女心性向來謹慎,她怎么可能隨意的傳出消息。” “先生是覺得藏寶圖是假的?” “也許是真的,可是她也不會隨意的帶在身邊,她放出這個消息,不外乎是希望能夠讓一些散修依附于她,至于藏寶圖的真假,我倒是無法判斷,也許是真也許是假,這就不好說了,而以她的心性,即便是有藏寶圖,也不容他人染指,你現在去搶,也只會搶到一份假的。” “先生說的是。” …… 皓煙在白鹿城已經一個多月了,雖說來白鹿城并非毫無收獲,可是卻也不大。 皓煙真正的目標是那些大修士,可是那些大修士卻是一個比一個精明。 對于她拋出的誘餌,根本就無動于衷。 只有那些小修士愿意上鉤,而且其中不少人,并非真心實意的追隨她。 更多的是因為他們本身沒什么資源,希望能夠從自己的身上獲得足夠多的好處。 真正被她說服的修士其實也就那么幾個,而這幾個人的修為都不高,最高的一個也就元嬰境界,其他的都只有結丹或者筑基。 這樣的力量如果是在大磐國內,算的上是第一流了,可是放在外界,甚至放在白鹿城,都不入流。 這讓皓煙頗為失望,她此來白鹿城,就是聽說白鹿城聚集了眾多修士,希望能夠在這里招募到足夠多的人手。 可是如今卻讓她陷入困境,留也不是,去也不是。 一想到當日在白晨的面前受到的羞辱,皓煙便感覺到無窮怒火。 她到白鹿城,親眼見到了如意坊所引發的轟動,而如意坊能夠讓城主府都退讓,可見來歷相當不凡,再者如意坊每日都耗費巨額賞金懸賞,家底不可謂不殷實。 如果能夠拉攏到如意坊,那么就能彌補自己在白鹿城這一個月來的虧失。 所以皓煙才會主動接觸阿珠,本意是打算與阿珠親近,進而接觸到如意坊真正的主事人,可是她卻沒料到,如意坊的主事人居然是白晨。 而白晨對皓煙的厭惡,更是直接羞辱皓煙,更是結下仇怨。 可是這個仇結下容易,要報卻不是那么容易。 對方可是大修士,皓煙恨不得將對方碎尸萬段,可是卻知道以自己的實力,根本就不可能報仇成功。 突然,皓煙想到了一個辦法。 皓煙找來手下,吩咐了幾句話后,那個手下就匆匆離去了。 皓煙的辦法很簡單,那就是在白鹿城中散播謠言,如意坊中有一件靈寶存在。 雖然這個辦法非常的粗糙,可是卻非常有效。 也許大部分修士都不會相信,或者是實力弱的修士不敢相信。 可是皓煙相信,肯定有大修士會相信,或者會產生懷疑。 一件靈寶對大修士來說意義重大,因為到了合道境界的大修士,很多時候他們不是境界不夠,而是手頭缺少一件能夠抵擋天劫的法寶。 普通的法寶已經不足以對抗合道境界的天劫,如果強行渡劫的話,成功率不足兩成。 只有靈寶才能夠抵擋天劫的威力,所以很多合道大修士,他們強壓著修為,不敢去觸碰天劫,就這么拖著時間,一直拖到壽元將盡,最后匆匆渡劫,而這種時候渡劫的成功率更低。 所以如果他們得知,哪里有什么靈寶的話,將會不惜一切代價,不擇手段的獲取靈寶。 白鹿城中的大修士可不在少數,白鹿城的禁制可以遮掩天道,所以很多大修士都藏身在白鹿城中避劫,不敢踏出白鹿城。 一旦他們得知這個消息,不管是真是假,估計都會想盡一切辦法,前去如意坊一探虛實。 想到這里,皓煙的嘴角勾勒出一道弧線。 有些時候,越是簡單的方法,往往越是有效。 皓煙不擔心自己會暴露,反正自己和白晨已經結仇。 這時候,一個手下匆匆來報:“殿下,門外有個修士來訪,他說是您的老相識。” 這個手下的表情有些古怪,皓煙看了眼手下:“是什么人?” “是那個被如意坊通緝的修士,陳開衫。” 皓煙恍然,難怪他的表情如此古怪。 “把他帶進來。” “是。” 不多時,陳開衫就到了皓煙的面前。 “閣下好閑情,怎么有空來我這里做客?”皓煙冷笑的看著陳開衫:“你不準備著找個地方藏身嗎?今天如意坊的通緝好像已經發布了。” “你這里不就是個很好的藏身點嗎。”陳開衫笑盈盈的看著皓煙。 “我與你很熟嗎?還是說,你不怕我直接拿了你的懸賞?”...

    预览5:
  • ...。 而這也導致修士們每天只去如意坊門口看懸賞告示,反正城主府的懸賞告示也不會改變。 可是這可苦了陳開衫了,這十二天來,他一天要被割掉一個部位。 昨天他的左邊耳朵剛剛被割掉,如果僅僅是一邊的耳朵也就罷了,偏偏之前他已經多次遭受到類似的境遇。 前傷未復,后傷又跟著來,就是鐵打的身子也受不了。 這幾天下來,陳開衫的戰力也大幅度降低,甚至可以說沒什么戰力可言。 ......

    预览6:
  • ......

    预览7:
  • ......

    预览8:
  • ......

    预览9:
  • ......

    《移动藏经阁》全文阅读章节列表